密度超过他所知晓的各种金属材料

作者: admin 分类: 港龙彩票平台官网 发布时间: 2018-04-01 18:35
他导致车上的恐惧气氛更重了!
 
    列车停在山地中,这里曾经死过很多人,眼下大雾弥漫,如此的诡异,怎不让人惊慌?
 
    “别害怕,只是一具尸体而已,哪里有什么厉鬼!”楚风开口,声音很大,稳定众人的情绪。
 
    周全也镇定下来,因为站在这里,并没有发生什么危险,他胆气略壮,喝道:“他再乱叫,在那里吓人的话,你们直接将他扔下来。”
 
    事实上,楚风与周全心中也无底。
 
    因为,那吊在半空中的尸体,头发很长也很浓密,遮盖了整张面部,随风在那里晃荡,景象实在令人毛骨悚然。
 
    “下来几个壮小伙,我们一起把他弄下来,看一看他到底怎么死的,不就是一具尸体嘛,有什么可怕的。”周全嚷道。
 
    其实,他自己也发怵,多叫一些人下来是为了壮胆。
 
    人们见到他们两个这么镇定,毫不害怕,顿时也跟着心静了不少,没有那么惊恐了。
 
    时间不长,还真有几个高壮的青年下车,跟两人站在一起,打量吊在半空中的神秘黑影。
 
    楚风攀上车顶,这里能够看的更清楚一些,同时如果想将那尸体弄下来的话,这里也是唯一能够勉强伸手的地方。
 
    当站在这里后,楚风心中咯噔一下,因为那个人的穿着服饰等跟现代格格不入,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古人!
 
    再加上那一头浓密的长发,遮住了这颗头颅,就愈发显得惊悚了。
 
    还真要发生妖异之事不成?他心中有些顾忌。
 
    周全也跟着攀了上来,虽然是个胖子,但体能却相当的好,没有让人感觉到笨拙,几下就上来了。
 
    后面的几个壮小伙见状,胆子变大,人多在一起,觉得不怕了,先后跟着上来。
 
    “这是……在拍戏吗,他穿的是什么玩意?!”周胖子看清那人后,吓得差点骂出脏话来。
 
    “他……什么人啊,怎么穿成那样?!”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神情不自然。
 
    “我怎么觉得这是古人啊,该不会是埋在这处战场下的吧,他……怎么吊在半空中?”另一人说道。
 
    这些话一出,车顶上的几人都觉得凉飕飕,浑身笼罩上一层寒气,这片区域都有些冷冽了。
 
    “他身上的是……铁链子吗?怎么是从高空中垂落下来的,这不应该不可能啊!”
 
    周胖子也不能镇定了,他扯了扯楚风的袖子,低声道:“兄弟,这事咱惹不起,遇上了解释不清的东西,赶紧走!”
 
    雾霭浓重,一切都看不清。
 
    半空中,影影绰绰,疑似有一条又一条手臂粗的铁链子垂落下来,那尸体被吊着,让人觉得头皮发麻,像是地狱酷刑的情景。
 
    其他几人听到周胖子的话,面色顿时变了,转身就想跳下车去,这地方让人不安,让他们觉得发毛。
 
    “没事,是藤蔓,不是铁链子。”
 
    楚风适时开口,让几人都是一震。
 
    “山藤,怎么长到这里来了?”周胖子狐疑,他仔细看了又看,雾霭中,在那铁链上似乎有些叶片一般的东西。
 
    “好像真是藤蔓。”有人点头,至此长出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“估计这人是从山上掉下来的吧,这些拍戏的也真够拼的,将命都搭上了。”一个高大的青年摇头说道。
 
    楚风脱下上衣,抓住一条袖子,而后猛力一甩,缠在一条藤蔓上,他用力一拉,将它扯了过来。
 
    那尸体顿时跟着晃荡,摇动而至。
 
    “啊……”有两人吓的不轻。
 
    “我说兄弟,你胆子也太了,就这么动手了?”周胖子吓了一跳,还好很快又镇定了,赶紧帮忙。
 
    “赶紧过来,都搭把手!”周全招呼另外几人。
 
    那几人硬着头皮走来,真不愿意触动那死尸。
 
    楚风一怔,因为将藤蔓扯过来的同时,他看到一件器物,古朴而又惊人。
 
    那是一柄短剑,通体乌黑,没有灿灿光泽,像是黑金铸成,被那尸体握在手中,至死都没有松开。
 
    他们将缠绕的藤蔓弄开,把尸体放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还有一把剑?”几人都很吃惊。
 
    楚风将那人的手掰开,将黑金短剑拿到手中,心中相当的吃惊,这剑不过一尺多长,但却很重。
 
    “我看看,诶!”周胖子接过去,手一抖,差点让黑色剑体坠落,他惊叫道:“怎么会这么重?”
 
    另外几人有点嫌弃,不愿碰那剑,他们正在观看尸体。
 
    “将他放到地面上去吧。”周全将短剑递给楚风,然后招呼另外几人,一同搬尸体。
 
    不久后,车厢中的一些人出来了,围着地上的尸体,都感觉阵阵心惊肉跳,同时带着不解之色。
 
    这是一个高大的男子,服饰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,同时他的伤口非常致命,胸口那里有一个前后透亮的血洞,足有拳头那么大,血水滴滴答答,至今还没有干涸呢。
 
    “这像是被粗大的利器贯穿的,连被触及到的胸骨都整齐的断开了,留下一个很可怖的血洞。”有人低语道。
 
    太惨烈,车上的女人根本不敢看。
 
    “兄弟,你怎么还不下来?”周全疑惑,冲着车顶的楚风喊道。
 
    楚风冲他招手,示意他上去。
 
    周胖子再次来到车顶,而后跟在楚风后面,沿着车顶向前走。
 
    “你看!”楚风用手指去。
 
    半空中,有一条又一条手腕粗的藤蔓垂挂着,稍微一伸手就能够到。
 
    “怎么有这么多山藤,都长到这里来了,再这么下去,列车都没法从这里经过了。”周全咕哝。
 
    “这不像是山藤,因为,昨天列车停下的时候,我看到两边的山体离这里还有很远一段距离呢,山藤不可能这么垂落下来。”楚风说道,他仰望天穹。
 
    周全顿时睁大眼睛,一脸吃惊的神色,道:“不是山藤,难道还是从天上垂落下来的?!”
 
    他猛的抬头,跟楚风一样向上看。
 
    可是,大雾太浓了,白蒙蒙,什么都看不到。
 
    楚风提着那口黑金短剑,拨开垂落过低的藤蔓,踩着车顶,继续向前走。
 
    蓦地,他停下了脚步,身体有些发僵,瞳孔急骤收缩,他极度震惊,神经直接就绷紧了。
 
    “怎么不走了?”周胖子在后面说道,迈步跟到近前。
 
    一刹那,他近乎石化,身子僵在那里,最后更是忍不住爆出粗口,说出脏话。
 
    “我草!后半夜时,不会就是它砸在车顶上引起的剧震吧?!”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跟楚风一样,无比震撼,而后发呆。
 
    那东西被藤蔓缠着,垂落在车顶上。
 
    周全仰起头,如同梦呓般,道:“这是……一颗卫星啊,被藤蔓缠着,从天穹上垂落了下来!?”
 
    他难以置信,有些无法接受。
 
 第十章 剧变
 
    大雾弥漫,半空中垂挂着一道又一道手臂粗的藤蔓,影影绰绰,被雾霭所阻,看不真切。
 
    一颗非常沉重的卫星,被许多藤蔓缠绕着,坠落在列车上,此地无声无息,死一般的寂静。
 
    这个场面实在有些冲击人的眼球,那可是一颗卫星啊,应该在太空中,在既定的轨道上运行,它怎么坠落下来了?!
 
    楚风与周全的脊背都有些凉意,感觉阵阵寒冷,不自禁的再次仰望灰暗的高空,那里有什么?
 
    “不要告诉我,这些藤蔓真的是从天穹上垂落下来的!”周全的声音有些沙哑,面色非常不好看。
 
    这个场面实在令他有些难以接受,不敢相信!
 
    楚风沉默着,走到近前,扒开藤蔓,仔细凝视,看了又看,确信这是一颗真正的卫星,没有错误。
 
    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周全感觉脑子乱成一团。
 
    楚风思忖着,不知道外界如何了,他们应该尽快离开这里,不能在久留了。
 
    “兄弟,你在干吗?”周全回过神来,他看到楚风在用双手拉扯半空中垂挂着的藤蔓。
 
    “我想到天穹上去。”楚风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还有心情说笑?!”周胖子平日总是笑呵呵,像个慈眉善目的弥勒佛,可现在却一脸的忧容。
 
    今日发生的剧变,让他心中发慌。
 
    “我上去看一看。”楚风说道,他想攀到更高处去查看一下。
 
    “别,太危险了,这又不是天路,你以为真能爬到天宫中去?”周全反对,担心他的安危。
 
    “没事,我不会去很高的地方,只简单看一下。”楚风说道,他超好的体质体现了出来,很快就攀上去六七米远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雾霭将他那里淹没了,在下方已经看不清,能见度实在太低。
 
    “兄弟,你没事吧?”周全在下方喊道。
 
    “没事!”楚风答道,他一路向上,攀上去足有数十米远,这才止步。
 
    “空中的藤蔓更粗大了,笔直的垂着,看着样子的确不像是两侧的山体上长出来的,是从高空垂落的。”楚风蹙眉。
 
    这很难让人相信,一夜间而已,怎么会出现这种惊天之事?
 
    随后,他想到了早先看到的那些新闻,太空出现一些树,以及悬浮有其他植物,都是地球上原有的物种,枝繁叶茂,现在让他产生诸多想法。
 
    楚风沿着藤蔓滑落下来,他没有必要深入冒险。
 
    “兄弟,咱们得赶紧离开,这地方不能呆了,我觉得发瘆。”周全说道。
 
    楚风点头,列车抛锚,此地不宜久留,通讯器跟外界断了联系,他觉得应该自己想办法,先行离开。
 
    接连发生的事让人不安,不能被动等待。
 
    “天啊,我看到了什么?!”就在这时,惊叫声传来。
 
    几名身体矫健的年轻人也爬上车顶,来到这里,一眼就看到了那颗沉重的卫星,一个个瞠目结舌。
 
    他们跟见了鬼一般,面部发僵。
 
    很快,这则消息传开,引发轰动,伴着恐慌,这片山地无法宁静了,所有人都走出车厢,哭泣与各种嘈杂声混在一起。
 
    “这样容易出乱子啊。”周全说道。
 
    无秩序的状态下,最容易发生各种事端,但是,现在谁能维护呢?列车员等都早已懵了,手足无措。
 
    “那个古人怎么样了?”楚风问道。
 
    “还能怎么样,早就死透了,我刚才去看了一下,听别人说,他可能不是古人,身上竟带着通讯器。”周全答道。
 
    “嗯?”楚风一怔,他看过那个人的一切,服饰等可不是简单的复古,而是真的有一种特别的古韵。
 
    “想那么多干嘛,我们赶紧走!”周全催促,他一刻也不想停留。
 
    事实上,这个时候其他人也都在行动,想马上离开此地。
 
    楚风掂量手中的黑色剑体,仅一尺多长,却这么沉重,密度超过他所知晓的各种金属材料,这让他十分怀疑。
 
    “那个人的通讯器呢,看一看他和什么人联系过,太古怪了。”
 
    可惜,楚风没能如愿,这里人太多,乱糟糟,那个通讯器早已不知道在哪里。
 
    “走!”
 
    他们没有耽搁时间,一起快速上路。
 
    一群又一群人离开,相互结伴,向最近的城镇而去。
 
    楚风与周全沿着铁路走,胖子对这条路相对熟悉,过去坐车往返过多次,按照他的说法,穿过山地十几里就有一座小城。
 
    “这是谁干的,怪不得列车不得不抛锚,这也太损了!”在路上,周全气愤。
 
    走出去数里后,他们看到有一处铁轨断开了,这绝对是重大安全隐患,真要这么行驶过来非出大事不可。
 
    “不对啊!”
 
    又走出去两里地,他们再次看到铁轨断开,只是这一次十分古怪,不像是被人掘开的,而是……有隐情。
 
    “你看到了吗,情况不对头!”
 
    周全仔细看了又看,一脸郑重之色。
 
    地面像是被拉伸过,区域变大了,而铁轨则崩断,所以彼此不能相连。
 
    两人狐疑,原本的地域还能伸展、比早先更大?
 
    “应该是地震吧?”周全说道。
 
    可是,早先他们并未感觉到震感,情况十分妖邪,令人为之而惊,现在什么都弄不清楚。
 
    两人有点发毛,不明所以。
 
    一路向前,不久后他们亲耳听到铁轨崩断的声音,并目睹了那一幕,地面仿佛在伸展,扩张开来。
 
    周全目瞪口呆,嘴巴张的很大,说不出话来了。
 
    “闹妖啦!”最后,他一声大叫。
 
 
    当雾霭散尽,小城中的人也看到了这一幕,顿时引发巨大恐慌。
 
    “逃,一定要赶紧离开!”周全大吼道。
 
    事实上,许多人在逃,一辆又一辆的车启动,驶向远方。
 
    “不行,我们得赶紧拦到一辆车,趁现在路还能走,不然的话肯定要被堵死在这里。”楚风道。
 
    “还拦什么啊,抢吧!”周全一声大吼。
 
    不过,最终他们还是拦到了一辆车,一位中年大叔载着他们一同逃离,冲向城外,逃向远方。
 
    大雾散尽后,通讯器竟然恢复了,可与外界联系了。
 
    楚风第一时间打开,看有什么惊人的消息。
 
    “天啊,嵩山、王屋山、罗浮山等一些名山,竟然出现各种异象,甚至岩石都在流紫霞。”
 
    周胖子怪叫,发现了这则报道,仅一夜时间过去,外界发生了很多大事!
 
    “咦,有人在路边发现一株普通的小树,结有银色的果实,吃下去一枚后,他……居然长出一对银翅?!”周全看完后,一阵发呆。
 
    世界在剧变,这是楚风读完一些报道后的最直接感受!
 
 第十一章 到家
 
    周全面色古怪,似乎有些纠结,有些扭捏,碰了碰楚风,小声道:“你说那人长出一对银翅,能否翱翔于天穹上?”
 
    “有可能。”楚风点头,而后觉得有些好笑,道:“又不是你长了翅膀,你扭捏什么?”
 
    “我不是也有一颗鲜红的果实吗?”周胖子小心翼翼,将背包打开,早先挖到的那株草还在,以透明的袋子裹着,从而也隔绝了香气弥漫。
 
    在那株草上,结有一颗通红的果实,拳头那么大,晶莹如红玛瑙似的,稍微打开袋子,顿时溢出浓郁的芬芳。
 
    “你说,我如果吃掉的话,会不会也长出什么?”胖子怀疑,非常纠结。
 
    这一次,楚风没有笑,而是神色郑重,早先如果不知道也就罢了,现在看来这种异变的植物生出的果实非同寻常。
 
    “你先等一等,看看那个生出银色翅膀的人是否还会被报道。”楚风说道。
 
    “怎么会这样香,你们拿的是什么果实?”开车的中年大叔一副很惊奇的样子。
 
    车速极快,远离那座小城,沿着道路驶向地平线尽头。
 
    “一枚野果,不知道什么种类,不太敢吃。”周胖子说道。
 
    他的确不敢乱吃,万一长出的不是翅膀,而是一根犄角,或者一条尾巴,那样的话他都没地方去哭。
 
    “不了解就别乱吃,万一中毒就麻烦了。”中年大叔好心提醒,随后他叹了一口气,在担心家人。
 
    他仅是在身后那座小城工作而已,家人不在那里,在另一座小镇,离这里数百里远,他不知道家中怎样了。
 
    一夜间,不少地方出现异象,特别是亲身经历后,让他很害怕,希望早点到家,所以这一路上可谓风驰电掣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中年大叔的车技很高,无比惊险的超车,来回颠簸与摇动,让周胖子差点吐了。
 
    “服,大叔,我算服了!”周全开始时还觉得刺激呢,可到后来直接萎靡,就差口吐白沫了。
 
    车窗外,道路两旁的树木极速而退,就是楚风都有些眼晕,真担心这样的飙车会出现危险事故。
 
    他向后望去,那株巨大的藤蔓青碧翠绿,笼罩天空,遮挡着太阳,现在依旧清晰可见,还没有离开它所在的范围呢。
 
    它悬浮在半空,其主体远离地面,如同一座与天齐高的绿色巨城,又像是起伏的山峰,壮阔无边。
 
    这得有多么巨大?不过想一想也释然了,不然怎么能将人造卫星扯下来。
 
    中年大叔一口气飙出去足有上百里,进入另一座小城时,这才减速,因为车辆比较多了。
 
    “有后续报道,你看,那个长有银色翅膀的人,真能飞到半空中,而且通体缭绕银光,这也太惊人了,不过,看着……很神武啊!”
 
    周全指给楚风看,在通讯器上,那个人的照片很清晰。
 
    这是一个年轻男子,很英俊,身体散发银光时,瞳孔亦灿灿,有银芒绽放,甚至连发丝都变得雪亮。
 
    楚风动容,这天地在剧变,有些事越来越无法理解了,一些超自然现象,用世界原有的规律解释不清。
 
    “怎么不多报道一些,让那个人自己说一说到底有什么感受。”周全抱怨,十分不满。
 
    他不断搜索,终于再次查到一篇新的报道。
 
    “这个人被天神生物集团的人请走了,这可是一家大公司啊,会帮他全面检测各项生命体征。”周全说道。
 
    楚风闻言,微微蹙眉,天神生物属于林家,主营生物医药,早先他并不知道,跟林诺依分手后,他才渐渐知晓。
 
    天生生物这个名字还真是……楚风思忖着,以前只是觉得林家的掌舵者意气风发,所以起了这样一个名字。
 
    现在看来,或许意有所指。因为通过林诺依的表现,他知道该族了解一些真相,早已预感到天地将异变。
 
    自从了解到林家的底蕴后,他就明白了,为何他毕业时他想去送一送林诺依,她的家人都表现的那么冷漠,致使他只能远远的挥手,而后离开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兄弟,发什么呆?”周全见他出神,这样问道。
 
    “想到了前女友。”楚风随口说道
 
    “你先跟她分手的?现在后悔了?”周全笑道。
 
    “不,是她跟我分手的。”楚风坦言,这种事没什么不可说,他并不觉得丢人,原本就该揭过了。
 
    “这么快就放下了?”周全惊讶,而后哀嚎,他的初恋让他足足伤心了两年,到现在还没有释怀呢。这一次,他去藏区旅行,可谓故地重游,同时也是为了进行最后的忘记。
 
    楚风说道:“她跟我一直很平淡,一起并肩而行的次数都不算很多,平淡如水的开始,也在平淡中落幕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情况啊?”周全好奇的问道。
 
    楚风摇了摇头,虽然已经放下,但是却也不愿多说。
 
    终于,开出去数百里后,中年大叔快到家了,楚风与周全没有办法再搭顺风车,只能提前下车。
 
    “看不到那株巨藤了!”周全回头,那天穹碧蓝,没有被遮蔽,他如释重负,长出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在那片区域,他总觉得有一股说不出的压抑。
 
    半个小时后,他们进入相邻的那座大城,来到长途汽车站,这里有行驶向北方太行山的车次。
 
    顺利发车后,两人都觉得一阵轻松,早先时就怕在目前这种处境下不发车。
 
    “好像这片区域没什么事,只有我们经历的那段路显得奇诡?都是那株巨藤闹的吧!”周全愤愤。
 
    这辆长途客车的终点站是北方的一座巨城,那里号称六朝古都。
 
    途中,它会经过太行山脚下,事实上,楚风与周全的家也算是太上山最北端了,紧邻那座六朝古都。
 
    “如果没有意外,太阳落山前我们就能到太行山下了。”楚风说道。
 
    这里距离北方那座巨城八百里,即便有堵车的情况下,依照长途客车的速度,太阳落山前也肯定能达到。
 
    现在各地出现异常之事,现在到了车上,谈论最多的也就是这些。
 
    “据闻,已经动用导弹,想将太空中的一些东西轰落下来。”
 
    “嗯,我也听闻了,不过却没有见到报道啊,不知道真假!”
 
    车上的声音很杂,各种议论声都有。
 
    楚风与周全两人面面相觑,他们想到了类似于那株巨藤一般的悬空植物,真的有必要立刻打掉!
 
    时间流逝,客车平稳前行。
 
    周全叹气,他在通讯器上搜索,可找来找去,也只发现最后一张图,生出银色翅膀的年轻人被天神生物的人接走。
 
    那是最后一张照片,此后就没有他的任何后续报道了。
 
    “这真是接去做检查吗,怎么看像是迎接新贵啊。”周全不满的咕哝,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